2017年10月14日 星期六

SID歌詞聯想/シド lyrics images /Sweet?

 我喜歡上小我五歲的男孩。


一直很好奇在高中生眼中我算一個怎樣的大人,大概是那個隨處可見很無聊的形象吧。一早因為工作壓力沒有任何笑容,板著一張臉的神情任誰也不想接近。常常在想我也邁入這索然無味的人生階段了嗎?

我很慶幸我們不是在我下班最狼狽時相遇,雖然也差不到哪裡去。那個月上夜班的我幾乎每天都去便利商店報到,不是隨手抓一瓶飲料就是買個可以填飽肚子的食物。基本上完全不思考,只想著不要餓著上班罷了。

而住在那附近的他和我偶然相遇,據他所說是一見鍾情,那之後他每晚都到便利商店找身為店員的朋友聊天,只為見我一面。忘了是怎麼搭上話的,在意識到他在我生命中成為不可或缺的存在時,他已經向我告白,我也理所當然地答應了。

輪到白班時,常常上班時間也會遇見他,在班上算是受歡迎的他總會在朋友群中。第一次遇見我時他還很開心的朝我揮手,一群年輕孩子瞬間回頭一齊看向我,那青春洋溢的姿態令我無法正視。

「我剛剛跟你打招呼,怎麼都不理我?」在我剛到公司沒多久,訊息馬上傳來了,帶著一絲抱怨的失落語氣,馬上在腦海中浮現。
「這有點難說,回去再談。」在視窗丟下這兩句話後,我就埋首於工作中,直到十小時後才又打開對話框。
裡頭充滿了他傳的音樂連結、有趣的文章連結,最後是一句「我在樓下星*克等妳,快下來。」

我笑了,收拾東西換完衣服後直奔下樓,遠遠就看見他染了白金色短髮的背影,他說那頭髮常被教官關切,但仍固執地想傳達自己的叛逆。我伸手揉亂他的頭髮,他笑著抬頭看我「妳終於好了,我作業都要寫完了,回家吧。」,順手收拾東西,他起身牽著我的手。

總感覺到有些彆扭,因為穿著學生制服的他牽著穿著便服的我,旁人的眼光讓我有些不自在,他卻完全不在意,不慌不忙得挑選完晚餐後拎著食物,來到我住的小套房。

「你今天也要在這過夜嗎?」每到週末假日的晚上,他會選擇和我窩在小小套房中,一同渡過漫漫長夜。有時也會有各自的事情要做,我們不會互相干涉,從這點看來他也真不像同齡的孩子。可能在我的想像中,高中孩子的交往模式是一天到晚膩在一塊兒,又或許他們比我想像的成熟多了。

「這得取決於你怎麼解釋早上那件事囉。」他邊吃晚餐邊露出頑皮的笑容,我真不該因為他很安分就自以為他忘了那件小事的。但我知道若說出這是件小事,他必定會生悶氣。很矛盾的是他對紀念日及我對他的態度很是在意,雖然我仍不能理解他在意的點,我還是得小心翼翼不去觸動那塊。

⋯⋯你知道出社會後對年紀就會有所顧忌,我有時候常常會想你穿著制服跟我走在一起真的好嗎?你們班不是也有很多可愛的妹子嗎⋯⋯」我緩緩將我的顧慮說出口。我更怕的是他被朋友嘲笑女友像姊姊一樣,或者是說女友的穿著打扮怎麼那麼隨便,對於愛面子的他一定會很在意。

「就是不在意妳的年紀才會跟你打招呼啊!妳都不懂,自己在那裡東想西想!」他有點氣憤的邊咬著食物遍說出口,手中的湯匙卻舀滿食物遞到我嘴巴前。

「五年的差距耶,國小生都可以變成國中生了,就算你不在意我怎麼可能不在意⋯⋯」我低下頭,心想你都不懂我內心的糾結。那天去看展覽買票時,我拿全票你拿學生票,那工作人員的眼神更是狠狠打擊我的自信。

沈默在我倆中散開,整個空間只剩下他咬食物的聲音,以及冷氣轟轟運轉的聲響。我知道他生氣了,就是這樣我才不想講。不是討厭你,而是恨不得自己在高中時遇見現在的你,或許心情就不會那麼糾結,也比較懂你在想什麼。

「妳在意什麼?我年紀太小太幼稚?還是別人看妳的眼光?如果是後者的話妳根本不用在意,妳只要在意我看妳的目光就好了!」他吃完後丟下這幾句話,收拾完垃圾就回家了。我無法忘記他那失望的目光,想哭卻沒有眼淚,我也同樣對自己失望。

明明談戀愛就只是兩個人的事,我卻要把別人怎麼看我們的想法給帶進來,甚至擅自揣摩他的想法。我終於了解其實你只是單純地在喜歡我而已,純粹的被我吸引,不是因為其他膚淺的理由。

他走了之後,我想著各式各樣的事情,不知不覺睡去。凌晨三點的時候沒有鬧鐘卻醒來了,流了一身冷汗。也不是被夢境驚喜,我記得自己並沒有做夢。我傳了一封訊息給他,裡頭只有「對不起」三個字,我無力為自己的膽小辯解,更覺得自己多說無益。

原以為他會不理我一陣子,沒想到隔天一早就被他的電話吵醒,說要我翻出以前的高中制服在他下課時間去他的校門口等他。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,我在校門口等著他的身影,每個經過的高中生的眼光都讓我不自在,不知是因為我穿著別的學校制服,還是他們早看出我並非同他們一樣年紀。

終於看到他的身影出現在樓梯口,仍是一群夥伴中央,開心地和其他人打鬧。而在注意到我的視線後,興奮地向我招手一如那天的神情,我則點頭示意。原以為他只是介紹我給他朋友認識,就要直接去吃晚飯了,沒想到是這樣一群人直接去速食店吃飯以及念書兼聊天。

在短短的三小時,他的三位女孩朋友和我聊了許多,也說了很多他在學校我所不知道得一面。其中一名女孩悄悄地湊在我耳邊說,他的外套絕不借女生穿,因為他總說那是女友專屬。我聽了臉頰一熱,因為那件運動服外套正被我披著,女孩看我臉紅,笑得更為燦爛。

回家的路上我們十指交扣,我穿得他的外套,彷彿被他擁抱般地感到不可思議得溫暖。
「今天還開心嘛?」他低頭看著我,我仰頭對他露出微笑,據他所說那笑容比任何糖果還甜。
「如果你覺得穿制服和我約會比較自在的話,以後平日見面都穿制服吧。」他淡淡得吐出這句,充滿寵溺的神情揉亂我的頭髮。
「不過我覺得他們根本就以為妳跟我們一樣大,就算穿便服也是一樣。」我仰頭看到他的眼底有著那天的失落,彷彿在說年齡對他來說根本不重要。

「我還是穿便服好了,不想要下班也要穿著制服。」我露出頑皮的笑容看著他驚訝得表情,其實我默默地想對他說,我不想再在意別人的眼光了,反正喜歡我的是你而不是他們不是嗎。
「不過你的外套偶爾借我披一下也不錯。」他聽到我說出這句,忍不住湊過來輕吻我的雙唇,臉上掛著像得到玩具般的天真笑容。

看到你的笑顏,我突然懂了你對我的一見鍾情。有時就是不需要理由,很單純也純粹地喜歡上,這樣說來或許很幼稚,但其實卻又如此成熟。我們就這樣在黑夜中笑著,享受那純白如紙般的戀情。


後記:
男主人翁的雛型是八三夭的鼓手阿電
只是因為那句類似「他比我們稍微年長,個性卻比較像小孩。」的話
就覺得好想寫出這樣的大男孩
其實在現實中他應該是我完全不會熟的類型
最近白班上班每次都會遇到一群高中生在捷運站外吵鬧
我就會想像自己如果認識一個很受歡迎的男孩
究竟會有怎樣得相處模式

總之就是一篇妄想演變出的短篇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