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3月26日 星期日

SID歌詞聯想/シド lyrics images /2℃目の彼女

這次是shinji的情歌。


已經記不清幾天沒見面了,甚至連彼此的訊息也只剩早安晚安的問候。沒辦法的啊,誰叫我們彼此的時間都錯開了,秋生在各地巡迴演出,而我過著日夜顛倒的生活。每當大半夜剛下班,在夜深人靜的回家路上,我總會戴上耳機,聽著他的歌聲。光是這樣就有類乎於他陪在我身旁的錯覺,縱然現實中的他早已沈入夢鄉。

有時我會嫉妒粉絲,因為秋生花在發部落格的時間,好像比傳訊息給我的時間還要多。雖然我知道他最期待在工作返家後抱著我入睡,以及假日和我窩在床上打滾的時光,但我仍羨慕著能在台下看著他的粉絲們。至少他們追隨著秋生,不像我只能在家中癡癡等待。像現實中的每對情侶一樣,我們也都為了生活而汲汲營營,比較不同的是,我們大多用文字維繫彼此的感情。

真的好喜歡秋生的聲音,不管是平時講話、演唱會中唱歌、還是私底下在床上的呢喃,我都深陷其中。但有多喜歡他的聲音,我就多討厭自己的聲音。其實不討厭講話的自己,但當意識到別人所聽到的聲音,並不是自己所聽見的,就覺得彆扭。曾聽過自己的錄音檔,心中根本不想承認那低沈、一點都不少女的聲響,是由自己嘴巴所發出的。「那就由我來獨佔你的聲音吧。」他溫柔的說,臉上掛著一如往常的笑容。

我常懷念秋生還沒成名的日子,那時的我們只是對隨處可見的平凡伴侶。像同居的年輕情侶一樣,我們住在小小的套房,只有一張單人床鋪。每到冬天雖然有一床不算薄的被子,但兩人蓋也略顯單薄,只好依偎著彼此的溫度入睡。不像現在的雙人床鋪,大多時後身旁少了一人相依偎,時間總是錯開吶,我倆都曾感嘆道。他出遠門在各地巡演,再加上我排晚夜班錯開休息時間,根本就是雪上加霜。

有著寫日記習慣的我,通常都會在每天的最後畫下當天想起秋生的次數。如果做成折線圖一定很壯觀,我曾在心中默默想道,雖然這一點意義也沒有。我想秋生一定不知道,每紀錄一筆,我的思緒就如同潮水般滿溢,尤其這段期間極其強烈。有時我會懷疑他是不是不曾想過我,畢竟在節目演出及演唱會的幕後花絮,他都是笑著與團員說笑打鬧。雖然這並不代表他一直很愉快,但我總不自覺地去想像工作時的他,似乎都是如此開心。

今天早上走進便利商店時,看到雜誌封面上的他,一瞬間嫉妒起我送他的那條項鍊,可以在脖子上陪著他到處跑。「明明秋生今天就要回來了不是嗎?」我低聲說給自己聽,也像在說服自己別那麼失控。手錶上的指針指向九點,再轉一整圈後,秋生就要回來我們所在的城市了。似乎正好適合回家窩在床上睡個好覺,一醒來說不定秋生就已經到我身邊了,我抱著不切實際的想法往家的方向走。不如就聽著秋生的歌聲入睡吧,畢竟也一陣子沒聽到他的聲音了,喜歡感受文字溫度的我,是不是應該改一下這個習慣了。

再次醒來,已經有一個人躺在我身旁,簡直就像小說中常敘述的場景,一覺醒來身旁多了一個男友。我看著他的睡容,手指畫過他的臉頰,往下到鎖骨、手臂、手臂上的刺青,然後他睜開雙眼。
「怎麼了?」熟悉的聲音及微笑,還有他特有的男人氣息,使我全身的細胞都在吶喊那是專屬於我的他。
「沒甚麼……」我將頭埋進他懷中,小聲說道,同時也聽著他心跳的頻率,內心的缺口彷彿被填滿了。
「我明天晚上要跟團員吃飯噢,你一個人可以嗎?」他輕輕地問道。
「不可以!你才剛回來,我……」不經大腦突然脫口而出的話語,講了以後才意識到自己似乎說了控制慾很強的話,我默默地靜了聲。可是就因為秋生今天剛回來,我才刻意把假排在明天,因為他必定會休假的阿。
…….還以為妳又倔強的不會說出口了。」沉默的一會兒後,他皺著眉,嘴角卻是上揚的說著。將我擁入懷中,似乎很滿意我的低聲吶喊。
「妳知道嗎,我每次都在期待妳打電話來說妳很想我、想聽我的聲音,看到訊息內容我都會錯覺只有我在想妳,妳可以在更依賴我一點吶。」秋生靠在我的耳邊說著,我這才發現原來我的乖巧及替他著想,卻同時也令他感到不安。
「秋生……我真的好想你……」才剛說出口,我感覺到他的手臂收的更緊了,沒有抬頭看他的表情,但我想一定是露出滿足的笑容吧。

我想或許有一天要給秋生看看我的日記,乾脆把真的把想他的次數畫成折線圖好了,這樣就能證明我也同樣想他,如同他送給我的歌一般。不過也許根本不用這麼費心,一通電話的問候就能使他心滿意足。腦中閃過這樣想法的我,在心中暗自下了決定,下次在他出遠門的時候,一定要找有空的一天,撥通電話給他,並對他說「我好想你」。

後記:
一個遠距離戀情的心情
是說「2℃目の彼女」對我來說
感覺就在訴說女友冷冷的
但其實冷酷的外表切開來
裡面都有顆炙熱的心吶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